无关变量EXTREMIS

吞刀如饮酒,发糖解闷愁|一个正经的写手(你信吗),不定飙车。
本命:
男神:无良城管蝙蝠侠,善恶轴心白罐子
女神:“黑蝙蝠”卡珊德拉•该隐
人生目标:成为蝙蝠侠的超级计算机,带领七个小矮人打败邪恶的究极铁人,解放曼哈顿(假的)。

克拉克的非凡冒险(1)现代记者/古埃及睡美人 设定内详 长篇HE

食用前请务必阅读摘要及设定(戳我)

这两章开篇,还没有明显CP线,主要在埋线索。本文分级肯定NC以上了,只要跟着剧情等两人感情升温,就肯定能吃到肉。

本章年轻的阿福爷爷强势登场。

正文·开篇

1961年 埃及 

“亡灵之城” 哈姆纳塔

褐发的英国探险家眺望着远处的天色,属于上埃及的一切人间烟火都被灰暗的风沙所阻隔,天际线上胡夫金字塔的尖顶在热浪中扭曲,又或许那只是海市蜃楼,被猩红的晚霞映照上淋漓血色。

“时候不早了,我们得抓紧。”探险家将古旧的地图藏进衬衣的暗袋,忽视了身后零落的铁锹挖掘声和越来越激烈的争执。

“潘尼沃斯先生,”他聘用的向导,一位通晓土语的利比亚-埃及的混血儿慌忙地跑上来,“当地人拒绝下去。”

潘尼沃斯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但语气并无不快:“也好,走到这一步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了。把约好的酬金交给他们。”

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走向墓穴入口处,拿到酬金的当地引路人担忧而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你们的顾虑我理解,我会和我的助手下去,”探险家说道,“天色不早了,你们赶快回城,我们就此别过。”

“是、是的。”当地人恭敬又顾虑地鞠着躬,接着便和同伴们飞快地骑上骆驼绝尘而去,背影仓皇得像是在拼命逃离这沙漠深处的魔鬼之窟。

阿尔弗雷德见状叹了口气,将视线移到风沙半掩的墓穴入口,他的队友们——说不上队友,只是一些为了暂时的共同利益而聚在一起的亡命之徒,谁知道当真正遇到宝藏或危机时会不会变节——已经搭好了绳梯,天光仅仅能照亮其下一平方米的空地。

“下去吧,”为首的探险家招呼道,“要变天了。”

一行人回过头,果然看见阴云正从四方急遽向头顶上空合拢,一场沙漠中的暴风雨即将到来。所有人都下意识觉得这突发的变天太过蹊跷,但无一人敢在这个时候说出些什么。

阿尔弗雷德整理好工具,跟在所有人后面迈下了陡峭而摇摇欲坠的绳梯,踏上这片三千年无人造访的死亡境地。

**

墓穴开凿得极深,绳梯只堪堪伸入三分之二的空间,经验丰富的探险家们解开腰上的绳索安全无虞地滑下,降落在布满尘埃的空地上。手电的光线在这深广的未知空间里极为晦暗,幸而阿尔弗雷德与唯一的搭档在此行之前就已做好充足准备。

“阿尔弗雷德,反光镜!”果不其然,史密斯一踏上地面就呼唤道。

阿尔弗雷德从行囊里取出圆形凹面的大明镜,将镜面对准是头顶透过墓穴入口投射进来的几缕阳光,刚摆正角度,古墓中瞬间灯火通明,众人恍然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恢弘的大殿里,每隔几部就有一尊阿努比斯神的高大雕塑,而神像之间立着数十面巨大的圆镜,规格和阿尔弗雷德所拿的一模一样——巧妙的反射原理,阿尔弗雷德心中有了些着落,也开始从这墓室的布局推断墓主人的身份。

从对壮观奇景的惊叹中缓过来之后,有些同行者开始不安了,这里的确辉煌,但并没有出现意料中堆积满地的金银珠宝,只有满地尘沙和一些看上去就不善的巨大蛛形纲生物在黑暗的缝隙间进进出出。

“陷阱?”向导用眼神询问着。

阿尔弗雷德沉着地摇了摇头。

史密斯走向对面的石壁,试图从晦涩的壁画中找出线索,他回忆着埃及神话中的诸多象征隐喻,最终试探着按下了石壁浮雕里圣甲虫头上的太阳徽章,果然有轰隆隆的闷响传来,众人欣喜之时,那石门下面却涌出了大量墨黑的粘稠物质。

史密斯隔着手套捻了一些黑色粘液嗅闻着。

“是沥青!”他退后几步,“易燃混合物,注意你们的火把。”

人们恐慌地散开,又因失望而骚动起来。在那石壁的对面,光线几乎不能企及的地带,阿尔弗雷德停驻在一个垂下的金托盘前,他顺着金色的细细链条往上看,果然在暗影幢幢中看见了那尊巨大而威严的神像和更深处的地狱之犬。

“审判天平,”知识渊博的英国探险家若有所思,他弯下腰从地上捧起一抷暗金色的沙,倒在垂下的托盘上,“无论您是谁,都让我看看,您的心脏是否比一片羽毛沉重。”

盛满沙子的托盘开始缓缓下沉。

沉重的机关开始运作,黑暗深处的滑轮开始缓慢地转动,数不清的机件牢牢地啮合,地面传来沉闷的震动声。

那扇隐蔽的往生之门从地面上缓缓开启,覆盖其上的流沙随着巨大石门滞重的动作而倾洒下来,动静平息后,一条古老的甬道出现在人们面前,通向无尽的黑暗。

人群欢呼雀跃,仿佛已经看到了黑暗中埋藏的秘密与珍宝。

“阿尔弗!”史密斯兴奋的叫道,“难以置信,你真是了不起!”

阿尔弗雷德打亮了手电,这次换他带头走下去。

这巧妙机关的象征意义仍然让他疑惑不已。

审判天平。这亡灵生前是罪孽深重还是冰清玉洁,还需要后人来判定吗?

陷入沉思之中,阿尔弗雷德谨慎的脚步却没停下。最终一行人抵达了墓主人的木乃伊所在的墓室。

他们当然能抵达,这条甬道没有岔路,往生之门后的一切都很顺利,没有机关,没有陷阱,仿佛翘首以盼着谁的到来——当然,那人必定是猜中了墓室设计者的心思,或是正巧像阿尔弗雷德一样聪慧而幸运。

“太阳船!”人群中隐约传来史密斯的惊呼,“象征往生之途的太阳船一般只会出现在法老的墓葬里,而这只是一个贵族墓葬!”那语调里的欣喜不言而喻,阿尔弗雷德知道自己的老友在为这一独特发现而兴奋,毕竟现代整理出的埃及墓葬理论体系都仅仅依赖现有的少数个案,这个案例或许能补充现有的粗糙理论。

而其他人则爆发出失望的情绪——九死一生,却没有满地滚的金银财宝!

阿尔弗雷德并没有被任何情绪所左右,身经百战的探险家早已习惯了不期然的巨大打击或是峰回路转的惊喜。他绕着墓室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存放木乃伊内脏的壁龛,室内的壁画上绘制着奥西里斯,阿努比斯,荷鲁斯以及太阳神拉的图像,石棺边上有一尊古埃及武士雕像,仿佛忠诚不二的护卫。

不同寻常,很不同寻常。

“这里似乎并没有被人闯入或捣毁的痕迹,”阿尔弗雷德自忖道,“看风格是新王朝时期的墓葬,我们的确是三千年来的第一批访客。没有盛放内脏的瓮是否说明这些器官并没有从墓主人体内取出?”

一股寒意窜上脊柱,这不合规矩,不合常理。而且为什么武士像会被单独摆在这里?为了寻找答案,阿尔弗雷德就着微弱的光线开始阅读壁画上连贯的象形文字和寓意隐晦的图画。

身后渐渐有粗俗的抱怨传来:“说实在的,这破地方也就木乃伊有点价值,再不济也能当柴火烧。”

阿尔弗雷德习惯性的出言阻止,同行的寻宝者不屑道:“崇尚科学的国度出来的探险家,你还忌惮这个?子虚乌有的讹传而已。”

“迷信和尊重是两回事。”英国人不动声色。

接着,躁动的寻宝者们开始骂骂咧咧地尝试搬动沉重的棺盖,沉重的闷响在狭小的墓室里震耳欲聋。

阿尔弗雷德没能及时发现他们的举动,他着魔般地阅读着石壁上的古文字,火光在眼眸深处跳动。直到视线落在某一行文字上,他才猛然惊觉——

“不要打开——”

英国探险家急忙回身喊道。

然而,太晚了。

石棺沉重的盖板落地的声音在黑暗中如同平地惊雷。

 

TBC

评论(14)
热度(92)
© 无关变量EXTREM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