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变量EXTREMIS

吞刀如饮酒,发糖解闷愁|一个正经的写手(你信吗),不定飙车。
本命:
男神:无良城管蝙蝠侠,善恶轴心白罐子
女神:“黑蝙蝠”卡珊德拉•该隐
人生目标:成为蝙蝠侠的超级计算机,带领七个小矮人打败邪恶的究极铁人,解放曼哈顿(假的)。

克拉克的非凡冒险(2)现代记者/古埃及睡美人 长篇HE

初次食用请务必阅读摘要及设定

传送门:第一章

本章预告:阿福是个有秘密的人。

 

第二章

“这石壁上面说,打开石棺会触发尼罗河的洪水,”英国人面色凝重道,“这不仅仅是文字上的恐吓,《亡灵之书》上也写过’尼罗河的圣水流经亡灵之城的底部,灌溉死者的乐土’,墓穴的建造者可能在挖穿墓道时接近了尼罗河的地下支流,而你永远不能低估古埃及人的智慧。”

微弱的光线之中,人们惊恐地面面相觑,大家都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阿尔弗雷德连忙推开挡在身前的两个人,史密斯托住石棺棺盖未着地的一角,阿尔弗雷德吃力地抬起另外一边。同行的探险家们在此时的混乱和对局势的疑惑中举棋不定,见状也只能帮着把棺盖复位。

“轰”的一声,石棺的两部分又牢牢地契合在一起。一时间狭小墓室内尘土飞扬,过了一个会儿重新归于平静。同行的探险者们看他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感激。

阿尔弗雷德有些后怕。他刚刚在情急之下利用自己渊博的学识编造了一段有理有据的“诅咒”,有效制止了他们继续开棺的行为。他不能放任这些经验丰富 又各怀居心的人随便乱翻石棺,因为那个东西说不定就在里面。

“哈卜斯,准备绳索,我们得赶在风暴来临之前把它吊上去。”

“那这个呢?”这位埃及向导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墓室角上的古埃及武士像。

阿尔弗雷德笑了一下:“用不着我们费事,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往口袋里塞金子,还会舍下这个不管?”

“反正回到开罗还有的是时间跟他们争。”史密斯走到阿尔弗雷德身边,点燃了一支烟,他又沉吟了一下才开口,“你刚刚看见了什么?”

他们心照不宣,刚刚盖上棺盖的时候,余光和魔鬼擦身而过。

“你看到了什么?”阿尔弗雷德反问道。

“呃.....这位墓主人比我想象的要更耐久一些,”史密斯斟酌着措辞,“我本来以为所有木乃伊都是一把轻巧的枯骨,但这位的身形并没那么干瘪。”

“和纱布的用量也有关系,或许是绑的太多了,”阿尔弗雷德不置可否地搪塞过去,而这并没有打消史密斯的疑虑,英国人最终开口,“我看到了矢车菊,和图坦卡蒙墓一样的情况。”

史密斯明白过来:“矢车菊花环在古埃及作为来世祝福的象征,通常被放在死者头颅旁边——”

“是的,而在这里是放置在死者胸前,多半是亲密之人所为。”阿尔弗雷德点破道。

他们没再说话,而是抓紧时间拍摄起四周的壁画,阿尔弗雷德在昏暗的光线下将整个墓葬的格局透视图勾勒出来。

说是在画结构图,其实阿尔弗雷德本人并没有那么专心。

他借机环视四周,再一次确认这光滑的四壁上并没有什么暗格一类的隐蔽空间。他用工具扫除犄角旮旯里的积灰与蛛网,再次勘探了一遍,结果令人失望。

难道地图错了?他攥紧衬衣的内袋,这不可能。那个东西必定在这里,要么就是......

从未有过的寒意袭上阿尔弗雷德的脊柱,远比他处理任何紧急情况时都要强烈。

他们给了他错误的数据!到底是对方的信息来源本身有问题,还是他们故意把他引入这个陷阱?如果是后者,阿尔弗雷德不敢想象自己踏上地面回乡之后将要面临什么。

阿尔弗雷德回忆起之前执行的任务情况,似乎找不出什么明显的疏漏,每一次都是干净利落不留把柄,怎么说也不会落到这么极端的地步,但总而言之——

他有危险了。

负责搬运的人们陆陆续续离开了墓室,阿尔弗雷德再深深看了一眼墙上的象形文字,“我们走。”

“这是我最后一次亲自进入墓葬了,”史密斯掐灭了烟,跟了上去,“我回去后打算定居美国,过上稳定的生活。把此次所得卖给博物馆吧。”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嘲谑:“你是做研究的,史密斯。严谨的学术研究需要一次次的实地考察,你不可能完全告别这堆烂摊子,除非改行换业。”

“得了,”史密斯在英国人微微惊讶的目光里爆发出一阵笑声,“别以为我没发现你刚刚的小动作,我知道你在为政府做事,阿尔弗。我不清楚这次你们又在捣鼓什么名堂,不管你在寻找什么,我都只能忠告你别陷太深了,不然你永远也别想脱身。”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考虑一下大都会博物馆,那是一个完全干净的资金来源,况且这个年轻的国家需要一个藏品和底蕴能与欧洲比肩的博物馆。”

“听上去你已经早早谈妥了价格,”英国人冷冷地评论道,“秘密真多。”

“可没你多,”史密斯嗤笑道,“你根本不打算告诉我,你计划把石棺交给哪方人员’研究’。”

阿尔弗雷德沉默了。

他们加快脚步离开了墓室,其他人已经把石棺和其他零散的所得物(从神像上扳下来的金杖一类的东西)吊上了地面。

“我的天哪,这该怎么回去!”一个微胖的探险家半截身子探出墓穴入口,绝望地看着天色。

已经这么晚了,还有摧枯拉朽的风暴在即,骆驼们挣断了绳子四散奔逃,这简直不能再倒霉了。就算还有坐骑,他们也不一定能撑到走出沙漠,何况亡灵之城本就不断地变换着面目。

阿尔弗雷德也皱紧了眉,即使漆黑的坟墓未能杀死他,暴虐无常的沙漠风暴也会教训他。这果然是个局吗?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熟悉的嗡嗡声从远处传来。

阿尔弗雷德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希望的光芒在那双深邃的棕色眼睛里一瞬间点燃。

果然,漫天泼洒的大雨中有个黑点的快速逼近,下一秒一架直升机轰鸣着冲破雨幕,带着汽油和硝烟味儿稳稳地停在他们面前。

管他是哪方势力,反正救星来了!一行人都欢呼起来。

史密斯顿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肩:“你的秘密是很多,不过我得感谢它,毕竟这次算你救了我一命。”

阿尔弗雷德等着这群激动的亡命之徒搬着宝物一个个进入机舱,心中还有很多未解的疑问。

“潘尼沃斯特工,您还打算在雨里发多久呆?”飞行员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

身经百战的M16特工回过神来恶狠狠地瞪了飞行员一眼,只换来对方无辜的解释:“我们能想象您在过去的几小时内经历了怎样的险境,我们的线人提供了错误的证据让您白跑一趟,不过我们绝对没有歹念,你看我们这不就来营救您了吗。任何时候都别对自己的政府丧失信心啊。”

飞行员拉动操纵杆,直升机顺利起飞,在漫天暴雨中开辟出一条通往开罗的线路。

电闪雷鸣之间,阿尔弗雷德鬼使神差地透过舷窗回头望去,古墓所在之处骤然喷涌出滔天水柱,那巨响甚至盖过了滚滚雷声。
“我的天,真的有’尼罗河的洪水’!”一位劫后余生的探险家敬佩地看着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震惊地看着那毁天灭地般的景象,一语成谶。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在地下的深处,古墓开启造成的剧烈震动终于引发了连锁效应,尼罗河地下支流的巨大水压挤破了古墓薄薄的土层外壁,洪水喷涌而出,海潮般倒灌进狭窄的墓道,漫过恢弘肃穆的殿堂,摧枯拉朽地吞没了这沉睡了三千年的一切。

他又警觉地看向机舱甲板正中间的华丽石棺。毫无动静。或许是自己反应过度了,特工的直觉也不总是那么灵敏。

不过既然机构高层已经知道那个东西不在这个墓穴里,此行的所得物就可以任自己处置了。

“你说得对,史密斯,”阿尔弗雷德轻轻开口,“我们是该把它交给博物馆。”

“帝王谷的所得物都归你们,这具石棺和雕像归我们。”阿尔弗雷德对着同行者宣布道。

这无疑是个大快人心的决定,要知道他们此前在帝王谷搜罗到的东西可比在哈姆纳塔的收获要多得多。

探险家们开始谈论回到开罗之后的计划,有人打算返回欧洲,有人还要再呆上一阵子,有人要乘坐邮轮回到美国。

直升机在充斥着乡愁的谈话声里飞离这片神秘而古老的土地,越过无尽沙漠,飞向人间烟火的怀抱。

愿亡灵不被惊扰,秘密永世封藏。

然而魔盒一经开启,便无宁息之日。

**

美国大都会

“我得再次感谢您的慷慨捐赠!新王朝时期的贵族棺椁和随葬武士像,这真是不可思议的珍宝。你知道,我们这儿也就在这些方面比欧洲的馆藏少。”

出乎意料,这博物馆的负责人是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看上去不超过四十岁,有着娴熟的社交手段同时还保有文史从业者的正直与理想。

“我的荣幸,馆长先生。”英国人淡然地笑了一下,心中一块大石落地。

阿尔弗雷德在清晨的冷风里转身,拉紧了风衣的领子。他打量着这座与伦敦截然不同的朝气蓬勃的城市,是时候换一种新的生活了,他想道。

然而,或许是博物馆一时工作太过繁忙,或许是登记时出了问题,又或许当时有个糊涂鬼在办事儿,甚或是有谁介入了其中。谁也没想到,武士像占据了埃及馆显眼的一席之地,而那华丽的石棺却被放在了地下室的仓库里。

这一放,就是半个世纪。

TBC

 

你猜下一章克拉克小天使出不出场。

欢迎交流剧情(只要别问我英国政府到底在让阿福找什么,这个不能剧透),如有疑问可以提出。

评论(17)
热度(86)
© 无关变量EXTREM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