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变量EXTREMIS

吞刀如饮酒,发糖解闷愁|一个正经的写手(你信吗),不定飙车。
本命:
男神:无良城管蝙蝠侠,善恶轴心白罐子
女神:“黑蝙蝠”卡珊德拉•该隐
人生目标:成为蝙蝠侠的超级计算机,带领七个小矮人打败邪恶的究极铁人,解放曼哈顿(假的)。

克拉克的非凡冒险(3) AU 现代记者/古埃及睡美人 长篇HE

初次食用请务必阅读摘要及设定

第一章

第二章

本章主要人物出场。

说明:配对为超蝙,绿红,wondersteve

可能会出现类似Wonderbat的迹象,存在于幻觉(另一个人的记忆),详见文内

预告:特效级大变活人(笑)

 

第三章

2010年 美国

“明日之城” 大都会

这个永远笼罩在阳光里的城市很少有这么阴云密布的日子,典雅而高大恢弘的博物馆矗立在宽阔的喷泉广场前,逆光勾勒出青黑色的庄严剪影,让人联想到欧洲老城那图画般的街景。

唯一破坏了美感的便是那些代表着某项浩大工程的脚手架和围栏。

“克拉克·肯特,好了,”登记人员将证件递回去,“能重复一下您的同伴的姓名吗?”

“露易丝·莱恩,”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温和地回答道,在看到工作人员敲下的字母时连忙纠正,“不,是L-O-I-S,不是L-O-U-I-S。”

“真怪,我就说路易斯是男子名。你这个应该读’漏易丝’。”工作人员不满地说道。

这位好脾气的记者把证件装进包里,耐心地等着对方登记汇报好。

这是他的新任务。大都会博物馆建馆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翻修在近期也是不小的事情,《星球日报》主编佩里·怀特派他来进行报道,与他同行的还有《星报》的另一位名记露易丝·莱恩,她由于另一个项目的原因,将在晚些时候抵达。

记者看了看尚早的天色和近处搭着的脚手架,给自己买了杯咖啡。

“早上好,大都会博物馆。”年轻的记者捧着热乎乎的饮品,对着这个阴沉沉的建筑物笑了一下,镜片后面的眼珠比大都会最晴朗的天色还要湛蓝。

**

身材高挑的女警卫队队长阔步走在博物馆的主过道上,皮靴的后跟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规律的声响,使这位气场强大的女性更添几分威慑力。

她视察着今天的工作情况,警卫队员们见她并没有不悦之色后松了一口气。她迈进电梯,按下了地下二层的按钮。

“下午好,普林斯小姐,这两天要开始清理仓库了吗?”哈尔·乔丹招呼道。

“是的,大工程。”戴安娜友善地回应着这位理论上她管不着的保安先生——哈尔·乔丹是一位战士,一个在枪林弹雨里冲锋过的飞行员,退役后进入了一家国际航空公司,休假期间还乐于到博物馆做做志愿者。一回生二回熟,渐渐这位正直的飞行员先生就拥有了和保安队伍一样进出博物馆各个角落的豁免权。

因为某些个人原因,戴安娜总是对飞行员这个职业心有好感。

哈尔正在帮忙拆封新运过来的包装:“质谱分析仪,粒子加速器......”这位熟谙于操控机械装置的天才对这些东西的功用一目了然,“又是莱克斯科技的,你们的装备更新换代的速度可没别的博物馆赶得上。”

“我们发现博物馆里有好一批展品的解说牌都有亟待修正之处,几十年前的断代技术难免会有差错,这次还要对展品的解说牌进行一次大规模更换和修订。”

从腰间取出一串古旧的钥匙,女队长依次拧开仓库门上的好几个大锁,心中暗自吐槽这恐怕是博物馆里唯一不用指纹虹膜扫描或声控锁的门。

古老的仓门缓缓向内展开,一股古老却不刺鼻的气味从里面涌出,灰尘被巨大的动静激得飞扬起来,戴安娜后退了几步。

“哇哦,”哈尔在后面惊叹道,“这里面真是别有洞天。说真的,这么多珍品居然就在展馆的地下埋了半个世纪?”

“是啊,不可思议。”戴安娜赞叹地看着那些毫无玻璃柜阻隔的古老物件,较小的文物被整齐地摆放在一排排延绵无尽的架子上。而更深处的阴影里则堆积着许多大件的器物,只有模糊的轮廓得以看清。

“威尔逊,叫上你的人过来,仓库里有很多东西需要搬运。”戴安娜对着通讯装置吩咐道。

“我们先进去。”接着,她回头对哈尔说。

仓库里的光线很昏暗,两人打亮了手电筒,向仓库内部走去。

“那儿有个石棺。”哈尔敏锐地扑捉到了暗处那藏品独特的轮廓。

戴安娜跟着他走了过去,只听飞行员说道:“看风格是新王朝时期的,埃及馆不正好缺一个嘛。”

戴安娜毫不惊讶,哈尔乔丹非凡的学习能力和广泛的涉猎她已见识过多次。

斑驳的光影中,戴安娜突然感觉有什么飞快从眼前闪了过去,她眨了眨眼却感到一阵模糊,于是她鬼使神差地弯下腰,费力地把脸凑近那石棺上的彩绘的人脸,感觉有一股吸力把她拉进时间的涡流——

绵延万里的沙漠,近处金色的皇宫。动人而诡谲的乐曲从遥远的地方飘来。

一个披着白袍的修长背影匆匆走过两旁种满棕榈树的庭院,他赤足踩在莲花池的边缘,那纤细的足踝上缠着精巧的金饰,动作轻盈得像在跳舞,薄如蝉翼的白纱下摆随着微风飘起,露出一截优美的小腿。

变故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暗处冲出的侍卫手持金矛,包围了年轻的贵族。他们恐吓着、怒骂着却未曾得到索要的讯息,有动静从远处传来,于是这群侍卫匆忙地推搡着把挣扎的白衣美人推下莲花池。

戴安娜的意识在唤回她,但另一个声音让她停驻在幻境中。

如果没有记错,古埃及皇宫里的莲花池通常还饲养着另一种生物......

蓝眼睛的美人落入水中,平静的池面开始波动,数不清的鳄鱼浮出水面,纷纷游向扑腾的猎物,纷乱的水花中,那美人转过头直直地看向她——或者说穿透她看向另外一个人——

“救我。”他说,语气如命令般不容抗拒,眼神平静得仿佛并未身处绝境。

平静得仿佛一次有意为之的试探。

“证明你没有背叛我。”

戴安娜不假思索地跳进了鳄鱼池——

“警卫长!”

“戴安娜!”

两声呼喊同时响起,女警卫长立刻退回来,脑海里还残留着刚刚那种幻觉的残影。她用力甩了甩脑袋,才发现威尔逊的人手已经到了。

“你刚才怎么了?”哈尔担忧地问道,“怎么喊都听不见,像入了魔一样。”

“恐怕是的。”戴安娜试图将刚刚那种太过真实的错觉驱逐出脑海,“这事以后再说。威尔逊,你们把这个石棺抬到外面去,我去问一下馆长如何处理。”

“你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哈尔扶住她,“不管怎么样,我们先出去。”

戴安娜心有余悸地盯着拖车上的石棺,若有所思。

**

大都会博物馆地下一层实验室

“完工。”扎塔娜拍了拍手,看着眼前衣架上的黑色的古艳织物。

“这是?”记者好奇地问道。

“我们馆内有一副古埃及先知的黑金面具,而这件衣物是和它配套的,”这位美丽的古埃及历史文化研究员自豪地说道,“当然,原初的那件袍子早就在三千年的时光中荡然无存了,这一件,是我们考据了诸多古埃及壁画和文献,利用古代织物材料复原出的。”

“这真是不可思议。”克拉克赞叹道。

“你甚至可以摸一摸它,这织物的触感是现代人绝对无法体验到的。”

扎塔娜毫不见外地鼓励道。

她挺欣赏这位年轻而略显腼腆的记者,他拥有卓绝的记忆力,因而并不需要录音笔或者时时刻刻记录些什么,接受他的采访就和谈天说地一样自然而没有拘束。何况这个大男孩的背景知识也让她青眼相看——不像某些记者,还需要给他们做扫盲工作。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最后扎塔娜看了看表,将面具固定在特制的衣架上,正好就是衣袍的面部位置。扎塔娜将衣架放进一个带锁的玻璃展柜,收拾好东西并关掉了大灯与记者一同离馆。

离开之前,克拉克又回头看了一眼,晦暗的光线中,古老的黑袍仿佛有生命一样静静地伫立着。

**

“馆长怎么说?”

“先不打开,我们得先把石棺运到B1层的实验室里,明天对里面的木乃伊进行扫描。关于死者身份的事情,得去中城请巴里·艾伦过来一趟,毕竟目前这里没谁是专家。”

“威尔逊,你们可以换岗了。哈尔,你先走吧。”

他们熄灭了地下二层的灯,陆陆续续离开了。

**

地下一层实验室

一片漆黑,阒寂无声,只有大型计算机的指示灯在闪烁,低沉的嗡嗡声是这里唯一的声源。

但今晚不同。

古埃及的石棺的棺盖缓缓从一侧被推开,石槽之间摩擦的声音低哑而粗粝,最终棺盖掉落在另一侧,发出一声巨响。

坟墓的主人从棺内缓缓坐起身,胸前干枯的矢车菊花环随着它的动作掉落在一旁,这亡灵用缠满裹尸布的双手捧起这几乎化为齑粉的灰白花环,轻轻放在一边。

它从棺内站起来,动作优雅得像浮出水面的人鱼。

枯黄而松垮的布条崩裂,随着他的起身而一片片滑落,露出大片洁白光滑的皮肤与匀称的肌肉,从大腿到后背,从腰腹到脖颈。那缠绕在头上的布条也自动松开,藤萝般垂落在胸前,露出好看的下颚,红润的嘴唇,紧接着,是英挺的鼻梁,灰蓝色的双眼,以及饱满如月光的额头、柔顺如鸦羽的黑发。

一位天神般至美的人儿,从死亡的坟墓中再度诞生。

赤身裸体的复生者迈开长腿走向一个玻璃展柜,他伸出修长而苍白的右手贴在玻璃上,灰蓝色的双眼与面具上的两个空洞对视着。

“回来。”他用早已消弭在人类历史中的古老语言召唤道。

接着,玻璃应声而碎,面具和长袍飘浮出来,自动披在他赤裸的身上。脆弱而柔嫩的内里突然有了黑色的屏障,幽灵浮向高处,知悉了自己的目的地。

他垂下头,那石棺的盖板自动地缓缓合上,失去血色的花环也随之隐没在浓重的阴影里。

接着,这游魂便飘向埃及馆偌大的展厅。

他要找一个东西。

TBC

 

你说下章他们见不见面?

先放个绿红预告。

评论(13)
热度(86)
© 无关变量EXTREM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