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变量EXTREMIS

吞刀如饮酒,发糖解闷愁|一个正经的写手(你信吗),不定飙车。
本命:
男神:无良城管蝙蝠侠,善恶轴心白罐子
女神:“黑蝙蝠”卡珊德拉•该隐
人生目标:成为蝙蝠侠的超级计算机,带领七个小矮人打败邪恶的究极铁人,解放曼哈顿(假的)。

克拉克的非凡冒险(4)AU 现代记者/古埃及睡美人 长篇HE

初次食用请务必阅读摘要及设定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这一章的老爷可能看上去有点邪恶,是为了顺应木乃伊复活后都是怨灵(fù)的buff。

预告:看到他双眼的人都由于幻觉而死亡。问题文后解释。

 第四章

幽灵浮升尘世,展开他浓雾般的羽翼,飘荡在博物馆空旷的展厅里。

他感到迷茫而虚弱,面具下的双眼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在浓稠的夜色中辨别出模模糊糊的影子和轮廓。

但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召唤着他,他依照指引向那处飘去,途中他撞在了太阳神阿蒙-拉的巨大石像上,一阵难以忍受的灼痛感在碰撞出蔓延,他惊慌地退开,视野模糊,眼中的一切都仿佛变形的流质,他又跌跌撞撞地向那个吸引之源挪去。

他记不起任何事情,他是谁,现在又身在何方。一种疼痛的撕裂感盘桓在脑海中,一半将他拉回奥西里斯的地府,一半将他引向拉神光照之下的生者乐园,这两者交织着、撕扯着,将他困在这半生半死的幽冥境地。

我需要......我需要那个东西

他在一个个展柜前停驻,费力地辨识着,又失望地挪开。最终他几乎是精疲力尽地趴伏在一个较矮的展台前面,其内陈列着一个精巧的金质符节,其上神秘的刻纹甚至在这样的感召下微微发出金光。不是同一个东西,幽灵痛苦地想着,简直是大不相同,但可以暂为替代。

幽灵将手覆盖在了那层玻璃上,蛛网般的裂纹以他的手为中心向四处蔓延——

警报响起。

幽灵一惊,猝然收回手将自己缩在浓雾般的织物里,徒劳地抵御着这刺耳又陌生的夺命之音。

“鲍勃,我是威尔逊,”博物馆的保安警惕地拿着手电筒四处探照,“地下一层有动静。”

“我在B102附近,我去看看。”鲍勃应道,心中并没有太过担忧。

博物馆盗窃早已不是上世纪那些神秘又耸人听闻的事件了,在21世纪,训练有素的安保部队与精密先进的警卫系统总能让窃贼们无处遁形。

他小心翼翼地潜行到埃及馆的入口处,为防打草惊蛇。

在圆柱后面,鲍勃看不到窃贼,月光从高而狭窄的窗棂中倾洒下来,在地面上投射出一块明亮的方形区域。那片亮斑中间,站立着一个死神般的黑色阴影。

鲍勃一惊。这年头的艺术品大盗都习惯换上奇装异服吗?

接着他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不能再等了!他端起枪冲了过去,那个披着长袍的身影似乎无动于衷,仍然静静地背对着他,仿佛了无生气。鲍勃靠近了一些,越发觉得不对劲。

“站着别动,转过身来!”鲍勃用枪指着那个人影,色厉内荏地吼道,“你已经被捕了,大晚上装神弄鬼真是可笑!”

那幽灵缓缓转过身来,覆着面具的正脸终于面向了博物馆的保安——

鲍勃痉挛着跪倒在地上,双眼在极度惊恐中睁大,面部肌肉不受控制地扭曲。

撒旦啊,这简直是魔鬼本身。

那幽灵维持着站姿向他飘过来,鲍勃手脚并用地拼命向后爬去,然而平时有力的肌肉怎么也使不上用场了。他向上看去,在那面具上的两个黑洞里,他看见了一双眼睛——

天旋地转,他发现自己躺倒在金丝银线织成的温软纱帐中,醉人的熏香烟雾从身边金色的香炉里袅袅袭来。一个拥有黑色披肩长发的美人提着一个藤编的篮子款款走向他,她的身上几乎没有穿任何东西,薄如蝉翼的轻纱如一层烟云一样笼在那洁白的胴体上。

鲍勃艰难地吞咽了一下。他想要呼吸,但周遭蒸腾的热度和仿佛毒雾般钻入鼻翼的熏香都令人窒息,于是他费力地张大了嘴。

“埃及的曼巴蛇,毒性是很强的哦。”她温柔地从盛满花果的篮子里抱出一条灰蓝鳞片的蛇,轻轻抚摸了两下,仿佛对待爱宠,“对,就这样,张大嘴,。”

鲍勃眼睁睁地看着这美人将吐着信子的毒蛇放进自己嘴里,身子却向中了魔咒一样不能移动分毫,接着一阵剜骨钻心的剧痛传来——

枪声在寂静的博物馆里响起。

“不——”

威尔逊进入埃及馆时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鲍勃着了魔般把枪管塞进嘴里,爆裂的眼中全是恐惧,手却扣动了扳机。他的脑袋炸开来,喷溅的血液和脑浆弄脏了四周的地面。

他震惊地看着手下的离奇自杀,然后把目光转向鲍勃尸体前的元凶。

他从侧边悄悄靠近黑影,然后在合适距离内突然加速,试图扑过去把盗贼一举制服——在这满是无价之宝的地方你可不能随便开枪,不然说不定明天就被馆长炒了。

幽灵随着这声巨响抖动了一下,刚刚苏醒的他极易受到惊吓。他看不清东西,却听见暗处有无数细碎的嘈杂声,阴影中有个沉重的东西在快速袭来,带着明显的攻击意图。

出于下意识的自保,幽灵将手对着那个方向遥遥伸过去——

威尔逊在奔跑的途中突然感到一股怪力将他推回去,这位警长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双脚离开了地面,接着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飞速退去。

熟悉博物馆地形的警卫长当然知道再往后退是什么结果,然而他无法停下。

果然,撞破玻璃的清脆声响在耳边炸响,脊背迟钝地感受到了尖锐物扎进血肉之躯的剧痛,接着是呼啸的风声,猝然失重的感觉,然后,一声头颅磕到地面的闷响,世界归于漆黑。

保安们惊恐地看着长官在偷袭途中突然向后迅速退去,身体撞碎了廊桥两边坚硬的玻璃,坠落到地下二层的花岗岩地面上。浓黑的血污从破碎的头骨下慢慢渗出,那扭曲的尸体仿佛某种神秘而恐怖的图腾。

“威尔逊!”

“我们还要追捕吗?”

保安们使用的代词都变了,那根本不是人类,绝对是某种古老禁忌里遗存下来的怪物!

威尔逊身体坠地带来的震动让幽灵又是一阵战栗,他从破碎的展柜里取出黄金的护身符,如一阵缥缈的雾气般飘远了,消隐在暗处。

本该寂静的凌晨展馆充满一片混乱,一段时间后一个皮靴踏地的规律声音响起,接着,一个女人带着隐隐怒气和威压的嗓音暂时镇压住了一切骚乱。

戴安娜·普林斯过来了。

**

古埃及的亡魂毫无预兆地浮现在B101的转角,他取下面具,微微低下头,倚在狭长的窗前借着破晓之前微弱的光线端详着自己的双手。

白皙,修长,一双完美的手。其上遍布细腻的掌纹。

幽灵睁大眼睛,他又能......看清东西了。

这个苍白的古埃及贵族的笑了一下,仿佛一朵白玫瑰在月光下悄然绽放,那笑容的风华与三千年前的魅力一无二致,保鲜在冻结的时光里。

他扣上面具,把玩起纯金的护身符,还差六个,他将会在接下来的时日中将它们一一找到。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中透进来,幽灵飘进了近处一个空置的石棺。

再次进入白日的沉睡前,他仿佛想到什么,转过头对监控器黑洞洞的摄像头挑衅地眨了一下灰蓝色的眼睛。

火花迸射,电流过载发出滋滋声,这个摄像头报废了。

幽灵满意地滑进石棺,棺盖缓缓合上。

一切归于最后的寂静。

阳光普照大都会,新的一天到来了。

博物馆的麻烦也随着尘世的苏醒而接踵而至。

**

“大都会博物馆恐怖之夜!幽灵现身盗取金符。”

“两名保安离奇身亡,死因尚不明确,疑为自杀。”

“馆方拒绝进一步透露信息,称事件仍在调查中。”

......

这一天,接二连三的噩耗将馆长从睡梦中唤醒,同时被惊醒的还有嗅觉灵敏的记者群体。铺天盖地、详实或捕风捉影的报导一时间席卷各大纸媒和网络平台。

我们的敬业记者克拉克显然也在这些占尽先机之辈里,他已早早将笔记本电脑收好,离开了酒店。天公作美,占据地理之优势,行程安排又有余裕,他要再一次去拜访拜访大都会博物馆了。

文物盗窃案,鲜血与死亡,媒体最偏爱的东西,也是大众最爱看的——超乎常理,难得一次跳出了平庸的现实生活,耸人听闻得像十九世纪的小说。

没有什么比人类自身的悲剧更吸引人。

诚然如此,他还是得写点有价值的东西。他有义务从这些被不断夸大翻新的文字和技巧性的社交辞令里,拨云见日找出真相。

**

“杰森!你快来看!学校不是本来组织今天去大都会博物馆吗?”

绿眼睛的小男孩儿背起一天的行囊,快活地在沙发上踢着腿。

“大都会博物馆是地方又不小,最多关闭埃及馆。这对于其他展区又没什么影响。”

青春期的男孩满不在乎地吃起早饭,额前一绺显眼的白发随着动作晃荡。

一小时后,孩子们在坐上了前往大都会博物馆的班车,每个人都发到了一份对当天活动考察的作业单。不多时,博物馆里就会充满拿着单子和笔记本四处乱窜的学生。

“你知道,我其实对’那些’不是非常感兴趣,”绿眼睛的小男孩百无聊赖地拿起铅笔,随手在纸上画了一个反欧几里得体系的立体图形。

“达米安,”杰森·陶德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我们可以翻过围栏啊。”

“监控呢?”达米安并不惊讶,头也没抬。

“监控坏了。”大男孩笃定地说道,“不然博物馆的入侵者是怎么得逞的。可别指望他们现在就安上新的,那群老家伙的办事效率可低了。”

达米安闻言收起了轻蔑的神情,又在纸上构造出了一个颇似埃舍尔手笔的奇妙建筑。

“好吧,”男孩儿说,“我喜欢冒险故事,尤其当主角是我的时候。”

 

TBC

下章蝙蝠家族见面

我的写作风格非常蒙太奇,剪辑师在哪里(笑)。
编辑分割线_____________

 关于争议:有姑娘问我老爷是不是杀了无辜的人?这个问题很好。先让我们来看文中,两人因陷入幻觉无法脱身而自杀,表面上就是一人吞枪一人跳楼。在文中,老爷那时意识昏沉视野模糊,对人物鲍勃并没有杀机,是人物自己看到了老爷的双眼(诅咒buff),死在幻觉中。而第二位死者则是因为老爷下意识的自保,将手挡在身前是本能防卫,老爷并不知道此举的杀伤力。
但这个问题的提出反映了什么呢——显而易见,就算没有主观动机,在现实中法治社会里的客观责任也不可估量,文中的整个人类社会都会理所应当地将此二人的惨死归咎于老爷的“邪恶” ,没有任何“被动与否”的余地。
呐,一条剧情冲突的线,之后会展开。(到时候会有大超强势护妻)
感谢每一位认真看文的小天使。

评论(12)
热度(79)
  1. 异想天开无关变量EXTREMIS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关变量EXTREM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