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变量EXTREMIS

吞刀如饮酒,发糖解闷愁|一个正经的写手(你信吗),不定飙车。
本命:
男神:无良城管蝙蝠侠,善恶轴心白罐子
女神:“黑蝙蝠”卡珊德拉•该隐
人生目标:成为蝙蝠侠的超级计算机,带领七个小矮人打败邪恶的究极铁人,解放曼哈顿(假的)。

克拉克的非凡冒险(5)AU 记者/古埃及睡美人 长篇HE

小闪采用的是漫画里的金发设定。

关于古埃及有没有蝙蝠的事情不用担心,三千五百万年前的大蝙蝠化石已经被发现了。

预告:小闪当街跑路,哈二措手不及。团长出没,有一些关于桶哥的披露。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大都会博物馆地下一层

馆长和戴安娜站在埃及馆里,周围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忙着设置封锁线了。

两名保安的尸体已经被人裹起来运到外面了——没什么值得深思的线索,也没什么值得保护的现场痕迹,一目了然的自杀。

馆长盯着空空如也的展柜前一地的玻璃碎片和还未来得及清洗的血污,最终凝重道:“我们不能让警局来插手此事。大都会博物馆已经焦头烂额了,第三方会透露更多信息。还有那些记者......唉,活像是嗅到了腐肉的秃鹫。”

戴安娜点头,稍稍沉吟片刻,她开口道:“昨晚巡逻的人都说,他们遇上了魔鬼。在弄清鲍勃和威尔逊自杀的原因之前,我们不能贸然否定他们那些毫无逻辑的证词。”

“装神弄鬼罢了,”馆长否认道,“他们的履历你可不熟悉,说不定有什么精神病史。你负责再去招纳两名人手替补空缺。我们得挽救局面。”

戴安娜转身离开,临走前她顿了一下,说道:“事实上,他们的履历我都一清二楚,馆长先生。我们的招聘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充分保障,他们的心理状况完全正常。”

馆长似乎不满意这样的较真,就在他皱眉之际,一个仓皇的女声传了过来。

“普林斯小姐,还有馆长先生!我们实验室复原的那件长袍,和配套的黑金面具都不见了!”

扎塔娜踏着高跟跑过来,惊慌地汇报道。

为什么这个会失窃?那件现代复原的崭新织物比起其他文物而言可谓是太不值钱了,并且实验室配备者双层加厚玻璃与先进的虹膜声纹识别锁,相比开放的展区,有谁会冒着重重风险进入实验室呢?何况博物馆的实验室里可没什么吸引那些大盗的东西,石棺也是昨天才搬进去的,没有人会知道.......等等,石棺?

难道是针对古埃及木乃伊的预谋盗窃?这些都是少数几个内部人员才知道的信息,就算最近大都会博物馆翻修的新闻沸沸扬扬,任何捕捉到风声的行窃也应当是针对近期防卫薄弱又再度开启的地下仓库。

“恐怕丢掉的还不止这些。”戴安娜猛然想到了昨天在仓库里发生的幻觉。

“哈尔去中城请巴里艾伦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这位雷厉风行的女警卫长说道,“扎塔娜,我们先去实验室。”

五分钟后

“这...这不可能!”

戴安娜和扎塔娜震惊地看着空空如也的华丽石棺,以及其内散乱的破旧纱带。三千年前的裹尸布。

碎裂的矢车菊像一个被遗弃的标本,半掩在这一片狼藉里。

**

中心城历史研究学会

4层 学术报告厅

“......事实上,在古埃及文明留下来的所有记录中,’死后的生命’都是最重要的主题。古埃及对来世的信仰和葬丧习俗,至少在距今六千年前就已经在上埃及的巴达里遗址中出现......”

台上那位在领域内声望极高的年轻人嗓音和悦,娓娓道来。渊博的学识、充分的研究以及高超的演讲技巧使这场讲座引人入胜。暖风吹动着窗帘,这儿的气氛怡人极了。

哈尔·乔丹本也该是那些入神倾听的观众们之一——当然,不排除有些人同时还在光明正大地欣赏这位容貌出众的学者,然而手机持续的震动打搅这轻松的一刻。

多半又是博物馆那边的最新消息,哈尔已经从多个渠道得知了昨晚的噩梦,现在戴安娜匆匆发给他的肯定也绝非佳音。

哈尔点开信息,然后迅速地阖上了手机屏幕。

他再次将视线转移到台上那位年轻学者的脸上,但这次不再是带着温和的欣赏,而是深刻的焦虑——他倒不担心博物馆现在的处境,毕竟那些老家伙控制消息的泄露还是有点手段的。现在他最担心的是,这位令人印象深刻的巴里·艾伦是否在得知这些消息后还会答应涉足这趟浑水。

讲座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满堂轰动的掌声与提问环节之后,人们陆陆续续离开了场馆,这动静也将走神的哈尔拉回现实。他得行动了。

尽管之前这位艾伦先生也曾帮助过博物馆,但毕竟现在的局势严峻得多。

**

巴里·艾伦在众人离场之后以一种惊人的高效收拾完好了自己的公文包,在他即将离开之前,余光惊讶地瞥到一个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的修长背影。

还没等他开口,对方就似乎已经感知到落在其身上的目光,不紧不慢地转过身来。

逆光的视线,高大的剪影,俊朗的轮廓。巴里的脚步顿住了。

而对方倒是大大方方地阔步走过来,沉稳的脚步中显示出一种军人的稳健。随着他的走近,巴里看清了对方的棕褐色头发与英俊的五官。

“艾伦教授,很荣幸认识您。”对方熟稔又不失风度地打着招呼,巴里握住对方伸过来的手——那触感干燥而温暖,几乎令人留恋。然而对方仿佛对此毫无察觉似的,在几秒后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您的讲座令人印象深刻。”

“你好。请问您是......”巴里礼貌地微笑着。

他遇到过这样的听众,在讲座之后欲盖弥彰地搭讪,并邀约他一同去喝杯咖啡之类的。巴里温雅的风度与出众的外貌总是能吸引不少人。

“哈尔·乔丹,大都会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下一秒,对方早有预知地拿出了证件,那张英俊的脸上多了几分严肃,“我受馆长委任,前来邀请您亲去博物馆,我们有个新王朝时代的石棺需要您分析。”

巴里惊讶了一下,但立即明白过来。几年前他也曾受邀去给大都会博物馆做过鉴定,那次的经历——说实话,由于某些超自然因素的介入,并不令人愉快。

但想到那位年逾古稀的老馆长,巴里沉吟了一下,最终仍然答应了。

哈尔心里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却没想到,这一步的顺利只是因为这位忙碌的学者还未来得及获知大都会那儿传来的负面新闻。

不管怎么样,把人成功拐上车啦!

几分钟后,巴里坐上了哈尔的SUV,飞行员体贴地给巴里系上安全带,他有力的手臂环绕过金发年轻人略显单薄的身躯,在一侧利落地扣上弹簧复位式锁,仿佛无意却又暧昧的接触使狭小空间内的温度都升高了几分。

然而此时车载广播突然响起的播报打破了气氛:

“目前大都会博物馆已全面封锁地下一层埃及馆展区,并正在加紧进行廊桥区域的安全设施维修工作。而令人疑惑不解的是,博物馆方面仍然反对警方的调查和介入,对于两位丧生保安人员的死因也未给出一星半点的解释,我们会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会继续进行追踪调查。《星球日报》特派记者克拉克·肯特为您报导。”

“咦?”哈尔关掉了广播,再转过头发现巴里的脸色不对了。

“仅仅是一个石棺?”金发的大男孩做了个并不愉快的鬼脸,“你似乎没有向我说明完整,乔丹先生。”

哈尔正要解释,巴里又立刻用机关枪一样的语速说道:

“三年前我曾经趟过这摊浑水,当时那些东西险些危及到我的亲友。事件平息之后你们馆长答应过我再也不会把我牵连到这种离奇的危险状况中了。而这次的举动似乎和当时的承诺不太符合啊。抱歉这次我不能帮助你们,后会无期。”

话音未落,巴里竟然飞快解开了安全带,在哈尔震惊的目光里推开车门。

哈尔也不是吃素的,他眼疾手快地抓住巴里的外套袖子,谁知巴里用力挣脱开了。

青年跑到了五米开外,又转过头来,看着哈尔手上的外套似乎在犹豫。然而哈尔已经钻出了车门向他追过来,喊着“巴里,你不能就这么走了!我们真的需要你......”

人流熙攘的大街上,巴里拔腿就跑。

哈尔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身手矫健地穿行在人群中追了过去。

**

大都会博物馆地下一层

被完全封锁的展区一片宁谧,只有浅浅的阳光照进来,这片地域仿佛恢复了无人打扰的沉睡状态。

幽灵陷入了短暂的休眠,梦境中往昔岁月的碎片拼贴起来,一切脉络初露雏形。

残阳似血,年轻的贵族倚在神庙前高大的圆柱上,期待而担忧地望着西面沉沉欲坠的苍黄天空。一星半点的音讯至今未能传来,这对于他手下数量庞大、分布各处而行事隐秘的线人们来说,未免也太低效了——低效到令人忧虑。

“你是在等这个吗?”桀桀的怪笑从身后传来,贵族惊怒地回过头,右手悄悄探向长袍下大腿上绑着的匕首。那个面色惨白的疯子正站在他身后,猩红而瘆人的笑容几乎咧到耳根。

“别急,别急啊,小蝙蝠,”形容疯癫的恶徒做出了一个夸张的手势,“我给你带了礼物。”

贵族顺着他的手看到了地上的斑斑血迹,一只新鲜的死亡鸟类,一箭穿心——这只猫头鹰本该在夕阳沉没前从西方的天际线上飞回来,带着那个平安无虞的孩子的讯息,而现在......

“不......”

疯癫者又向前进了一步,漆黑的眼睛里闪着莫名的愉快,仿佛在讲述一个无足轻重的笑话:“别盼着西方过来的信使能带回来什么,西方是死者的国度,只有尼罗河的东岸才是我们游戏的地方。你以为我会让你把那个孩子活着送出皇宫?”

“你杀了他。”

“不,不,话不能这么说,”疯癫者摆了摆手,“我只不过是让手下的人对着你的信使射了一箭——biu——多么致命啊,送信的鸟儿没能把救命的情报送达,而当那孩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啦!你能想象他们是怎么把他捅死的吗,每个人一刀,鲜血四溅,你真该看看当时的场景哈哈哈哈哈......”

咚,咚。每一个字都像暴雷敲击在鼓膜上,轰鸣却如此清晰,像一把利剑狠狠扎破鲜活的心脏,鲜血淋漓。现实仿佛在迅速远退,理智正在一丝丝抽离,他几乎能听见自己的血液在脉管里急速奔腾的声音。

“别这样一副表情,小蝙蝠。这一切中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是你。”恶徒一锤定音,“杀了他,我们中的任何人都只是这场闹剧的陪衬。你明明有如此庞大有完善的情报网,为什么不再多做一点?那对你而言很困难吗?”病入膏肓却又善于操纵的恶徒循循善诱着,击破猎物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你目睹过你亲生父母的悲剧,为什么还能放任养子重蹈覆辙?你真是世界上最冷血的监护人,哈哈哈哈哈——”

贵族抽出了大腿上的匕首,向狂妄的恶徒扑了过去。

而那个恶魔般的嗓音仍然阴魂不散。

为什么你不多做一点?

为什么你不早一点告诉他?

为什么你......

“杰森,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里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模糊屏障之外,一个小男孩的声音突兀切入,“快看,这些东西没有防护栏诶!”

“大英博物馆也是这样的,有些朴素的石棺基本上就放不设防护地摆在展厅中间。”遥远的地方,另一个男孩不为所动地评论道。

梦魇愕然中止。

尔后,一如最不可企及的夙愿,有人为他挪开沉重的棺盖,日光落入。

恍若新生。

 

——

蝙蝠家亲情向。

评论(12)
热度(81)
© 无关变量EXTREMIS | Powered by LOFTER